+ - 阅读记录
    刘萧看一眼男人,男人看一眼刘萧,两人都没说话,但是刘萧知道,这个看起来不好惹的男人也要管闲事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男人要干什么,心里有着小小的期待,刘萧很配合地闭嘴,乖乖看他唱戏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谁,要干什么?”李大夫快吐血了。一个都搞不定,又窜出来一个,难道今天真的是他的劫日?

    慕容明磊酷得很,根本不看他,只是对他身边的三个也很英俊体面的随从道,“关门,别让一个人进来。”声音低沉有着好听的磁性,只是过于冷洌,很符合刘萧对他的认知。

    “是,少爷。”

    罗横很识相地答应一声,三个人迅速清理现场,把所有医馆里的大夫、药僮、患者、抬杜强来的那几个人以及看热闹的人统统请出门外,再把金子和银子塞在李大夫手里,最后把门一关,于仁和徐洪涛就守在门外抱胸而立,神气嚣张,包括那位李大夫,所有人都不敢再近前半步。

    屋子里只剩下躺在病床上门板上的杜强和扶着他的两个人,他的老娘和弟弟,刘萧,慕容明磊和罗横。

    刘萧不再迟疑,手上捏了四枚银针,只一甩手便将银针射入杜强后心“灵台、天宗、肺俞、膈关”四大穴位。四根银针瞬间定位,入肉长度不差分毫。

    刘萧这一手让所有人吃惊,包括慕容明磊,想不到刘萧竟然还会这个。

    接下来刘萧用一根较长的针缓缓地捻入杜强伤口处穴道。她手中的银针捻得很慢很慢,而随着银针的捻动,杜强被怪兽咬的的血洞及周围也越来越黑,黑得就像墨汁一样。而他的身上和脸上的黑紫也正在渐渐变得淡些。

    从慕容明磊的角度看过去,正好看到刘萧的侧脸。白瓷般干净的面庞上,长长的睫毛就像一排小刷子,如黑曜石般的眼睛专注而有神紧盯在手中慢慢捻入的银针上,粉嫩好看的小嘴紧抿着,有点稚气未脱。

    沉着,冷静,和刚刚的玩世不恭的那个毛头小子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这小子竟然有这么多的面孔!

    慕容明磊轻挑嘴角,刘萧的认真让他糟糕透顶的心情有点好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,屋子里净得可以听到众人的呼吸声,说实在的,所有人都有些紧张,不知道刘萧怎么样可以从死神手里夺回杜强的命。当刘萧停下银针时时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时辰,而她的脸上也见了汗珠。

    慕容明磊有些动容,他没想到一个十几岁的毛头小子竟然这么有耐心,将毒素慢慢从杜强的腔内引回臂上,也没想到他(她)竟然可以做到这样的程度。他不太专业地判断,没有几十年的行医经验应该很难做到这些。

    “拿个碗来,再拿些纱布,要快。”刘萧稳稳地道。

    杜念很快地找了个碗,罗横到处翻了几个抽屉,还真找到些纱布。刘萧接过碗,猛地把针从杜强的胳膊上抽下来,一股黑血喷出老高,她又用碗接住。

    刘萧对杜念道,“拿住碗。”

    杜念拿着碗接黑血,刘萧又把手掌贴在杜强后心上运上了功力,随着她功力的催入,杜强臂上的黑血不停地涌出来,直到流血成了正常的红色,刘萧才撤回了手掌。

    慕容明磊不再淡定,嘴巴微张有点吃惊地看着刘萧。对于战功赫赫眼高于顶的九州王朝的卫将军,慕容明磊很少认真观察一个人,除非这个人是他的敌人,可是今天破例了,他已经开始留意起了刘萧。

    是的,这个男人就是慕容明磊,九州皇帝亲封卫将军,镇远大将军慕容畅的小儿子,声名显赫的慕容军的少主,也是慕容军最强悍的猛将之一,在战场上所向披靡,不知吓破了多少敌胆的卫将军。

    杜强咳咳了两声,老妈妈忙把手伸过去抚在他脸上,“强子,强子,你醒了,别怕,娘在这儿呢。”

    他的弟弟和两个兄弟也是喜上眉梢,高兴得不行,直朝刘萧行礼,“多谢神医的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没有了那么紧张,刘萧身子微晃,显然刚才的施针很费精力。慕容明磊很自然地扶住他(她),同时皱眉,这小子可真瘦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有点虚弱的刘萧乖巧起来,倒让慕容明磊一怔,真是太不习惯了。难道,这又是他(她)的另一面?

    看着刘萧面目稍显憔悴,人也有些安静起来,和刚刚的意气风发判若两人,慕容明磊突然有点怜惜的感觉。

    刘萧把针带收起来,脸色稍微轻松了一点,但是顾虑还很大,“命算保住了,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,可是他体内的毒素部分已经侵入心肺,要想根治,还需一味奇药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药?可有办法得到?”这次不是别人问,而是慕容明磊开口问,他知道,这里所有的人除了刘萧,别人对药一窍不通,包括他在内。所以他关心的不是药,而是有没有办法得到。

    想到之前路人说的话,刘萧点点头,“如果刚才路上那位大叔说得没错,我应该可以找到这味药,杜强的毒应该可以解。”又问扶着杜强的同伴,“两位大哥,落雁崖上是不是有龙牙草?”

    两位同伴连连点头,“神医说的不错,落雁牙上确实有龙牙草,我们兄弟便是和杜强兄弟一起去采龙牙草,还未下崖时怪兽便突然冲过来,杜强兄弟离怪兽最近,这才被怪兽所伤,我们急跑快爬,所幸怪兽并未追赶我们,才得以逃命啊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现在说起经历还余悸犹存,脸上也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刘萧却面色不变,而且越听越精神,道,“带我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面色狂变,“神医要去落雁崖?”说话时嘴唇发白,声音都变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


爱家园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

www.2jiayuan.com